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2024-06-16 16:58

2024年奥斯卡奖:抗议以色列在加沙的战争导致交通堵塞

杰克·科伊尔,美联社

洛杉矶(美联社)——周日,大选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在洛杉矶杜比剧院外举行,抗议活动在加沙爆发,主持人吉米·坎摩尔(Jimmy Kimmel)发表了一些尖刻的言论,并因在《the Holdovers》中的表演而获得奥斯卡奖。

坎摩尔第四次主持美国广播公司(ABC)的颁奖典礼,他的开场独白引来了一些冷眼(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桑德拉·赫勒(Sandra hller)和获得最佳影片提名的《解剖堕落》(Anatomy of a Fall)中的小狗梅西)。但坎摩尔强调好莱坞是继2023年演员和作家罢工之后的“工会之城”,他为卡车司机和幕后工人挺身而出赢得了全场起立鼓掌,他们现在正在进行自己的劳资谈判。

接受当晚的第一个奖项时,激动的伦道夫在与她共同出演《老友恋》的保罗·吉亚马蒂的陪同下上台。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想要与众不同,”伦道夫说。“现在我意识到,我只需要做我自己。”

虽然伦道夫的胜利是人们普遍预期的,但很快就出现了意外。宫崎骏的《少年与苍鹭》获得了最佳动画长片奖,意外击败了备受欢迎的《蜘蛛侠:穿越平行宇宙》。现年83岁的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没有出席颁奖典礼。他复出制作了《少年与苍鹭》(the Boy and the Heron)。2003年,他的《千与千寻》获得奥斯卡奖,但他也没有出席。

周日,针对以色列在加沙发动战争的抗议活动堵塞了奥斯卡颁奖典礼周围的交通,拖慢了明星们走上红地毯的速度,也让奥斯卡的焦点转向了持续不断的冲突。

周日,奥斯卡颁奖典礼附近也举行了零星的示威活动。预料到会有抗议活动的洛杉矶警方进一步加强了本已广泛存在的警力。杜比剧院和通往它的红地毯在各个方向都被封锁了几个街区。

但是抗议者高举标语,高呼停火口号,扰乱了日落大道安全检查站附近的交通。一些抵达的航班延误了一个小时之久。一些抗议者喊道:“可耻!对那些想要进入奥斯卡的人说。戴着头盔、挥舞着警棍的警察宣布这是非法集会,并威胁要逮捕他们。

包括Billie Eilish和Finneas在内的几位与会者凭借《What Was I Made for ?》,戴着代表加沙的别针。艾娃·杜韦内和拉米·优素福也戴着胸针。

最佳原创剧本奖颁给了《解剖堕落》(Anatomy of a Fall),它和《芭比娃娃》一样,是由一对夫妇编剧的:导演贾斯汀·特里特(justin Triet)和亚瑟·哈拉里(Arthur Harari)。“我认为这将帮助我度过我的中年危机,”Triet说。

在最佳改编剧本奖中,《芭比娃娃》获得提名——一些人曾怀疑格蕾塔·葛韦格会因被忽视而获得最佳导演奖——奥斯卡奖被科德·杰斐逊获得,他编剧并导演了他的故事片处女作《美国小说》。他恳求高管们在像他这样的年轻电影人身上冒险。

“与其拍一部2亿美元的电影,不如试着拍20部1000万美元的电影,”杰佛逊说,他之前曾是一位获奖电视编剧。

由于是夏令时,奥斯卡颁奖典礼提前一小时开始。但除了时间的变化,今年的颁奖典礼遵循了久经考验的奥斯卡传统。坎摩尔作为主持人回来了。过去的获奖者成群结队地回来担任颁奖嘉宾。这部电影公司制作的史诗巨制有望获得大奖。

大片传记片《奥本海默》(Oppenheimer)被普遍认为将在选举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压倒所有竞争对手,包括与该片同步上映的《芭比娃娃》(Barbie)。

尽管如此,围绕今年的展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除了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战争,乌克兰战争也将成为一些与会者的心头之物,尤其是那些最受欢迎的纪录片《马里乌波尔20天》(20 Days in Mariupol)的记者制片人。

“我们的心在乌克兰,”乌克兰电影制作人、美联社记者、《马里乌波尔20天》的导演姆斯特斯拉夫·切尔诺夫(Mstyslav Chernov)说。

随着总统大选如火如荼地进行,尽管颁奖季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真空中进行的,但政治可能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

坎摩尔在开场独白中没有提及任何一位候选人,但对共和党参议员凯蒂·布里特(Katie Britt)进行了抨击,后者对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国情咨文发表了回应。坎摩尔提到了备受提名的《可怜的事情》(Poor Things),它讲述了一个成年女性拥有孩子般的大脑的故事。

坎摩尔说:“就像那位反驳国情咨文的女士一样。

好莱坞也有很多自己的乌云需要关注。

2023年的电影年是围绕电影行业未来的一场旷日持久的罢工,这个行业正在考虑流媒体、人工智能和不断变化的观影者口味的出现,这些趋势甚至考验了最赚钱的品牌。该学院在广泛提名《花月杀手》(Killers of The Flower Moon)和《可怜的东西》(Poor Things)等影片的同时,也认可了《奥本海默》(Oppenheimer)和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的《芭比娃娃》(Barbie),前者获得了13项提名,是获得提名最多的影片,票房收入超过14亿美元,获得八项提名。

随着《奥本海默》(Oppenheimer)的爆笑,当晚的重头戏是最佳女主角奖。艾玛·斯通(《可怜的人儿》)和莉莉·格莱斯顿(《花月杀手》)的获奖几率几乎相等。凭借《爱乐之城》(La La Land)获奖的斯通获得奥斯卡奖将是她的第二座小金人,而格莱斯顿的获奖将创造奥斯卡奖的历史。从来没有印第安人赢得过竞争激烈的奥斯卡奖。

虽然《芭比娃娃》在票房上击败(并帮助提升)了《奥本海默》,但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它似乎要让位给诺兰的这部电影。葛韦格显然没有获得最佳导演奖,这引发了强烈抗议,一些人,甚至包括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都说他模仿了影片中所模仿的父权制。

从历史上看,有大片入围奥斯卡最高奖项对广播收视率是有好处的。1998年,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泰坦尼克号》横扫奥斯卡,这是奥斯卡颁奖典礼有史以来观众最多的一次。

去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另一部截然不同的最佳影片《一切无处不在》(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获得了冠军,观看人数为1870万,比前一年增加了12%。美国广播公司和学院希望在2021年达到最低点后继续保持上升趋势,当时985万人观看了一场转移到洛杉矶联合车站的电视转播。

美联社的瑞安·皮尔森和克里斯塔·福里亚报道这是本报告的内容。

关注美联社电影作家杰克·科伊尔:http://twitter.com/jakecoyleAP。

分享:

  • 点击在Facebook上分享(在新窗口中打开)
  • 点击共享X(在新窗口中打开)